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媒体威艺 > 报刊报道 > 正文

【法治周末】关注儿童性安全呼声再起

2015-03-04  编辑:李巍巍

    面对性侵儿童的严峻现状,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呼吁将防性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加强对未成年人公共监护制度建设、废除嫖宿幼女罪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一年503起,平均每天曝光1.38起。”

  在3月2日召开的“女童保护全国两会座谈会”上,“女童保护”项目发起人之一、《京华时报》记者孙雪梅用略显沉重的声音公布了《2014年儿童防性侵安全教育及性侵儿童案件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的这组数据。

  据孙雪梅介绍,这503起案例是2014年1月1日至12月31日被媒体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件,相比2013年被媒体曝光的125起案件,2014年增加了4倍之多。

  女童遭性侵的严峻现状由此可见一斑。

  教育缺失致性侵儿童案高发

  “案件数量的激增虽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各界对儿童安全的关注度有了大幅提升,但被曝光案件数量超过全年天数,更意味着当前儿童防性侵现状的严峻。”民政部社会事务司救助管理处处长倪春霞在会上直言,公开曝光的案件只是冰威一角,还有很多儿童遭遇性侵案件没有被发现或解决,关注儿童性安全刻不容缓。

  《报告》指出,2014年公开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件中,受害人群呈现逐渐低龄化趋势,尤其以7岁到14岁的小学生居多。据统计,503起案件涉及的709名被公开报道年龄的受害者中,0岁至6岁的有107人,7岁至14岁的有602人,后者合计占总量的84.91%,这一比例较2013年同期上升了3.76%。

  对于这些数据,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集宁市第一中学校长李一吠恿昧肆礁“触目惊心”来评价。在他看来,当前儿童性侵案件如此严重的根源一是罪犯的无耻;二是儿童的无知。“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当前对孩子的性安全教育都存在缺失,这就导致孩子们根本没有防范危险的意识”。

  在“女童保护”项目对北京、威东等21个省市城乡地区的3482名学生进行的问卷调查中,48.3%的孩子不知道何为性教育;受访的394名教师中有49.7%从未对学生开展过性教育;337名受访家长中从未对孩子进行过性教育的也高达51.4%。

  “一分预防要比千百分的后期干预强百倍。”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雪梅表示,对儿童加强安全教育是预防性侵的有力保障,意义重大。

  李一飞也觉得,保护儿童最根本的途径是从教育抓起,他在会上发言和会后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均提出,今年两会他会再次就将儿童安全教育纳入九年义务教育课程体系提出议案,去年两会他就提出过把“安全教育”作为小学新生入学的第一课的议案。

  采访中李一飞多次强调,对学生的安全教育应是系统科学的,但当前我国恰恰缺乏一部经过专家论证并撰写的全国性防性侵教材教案。

  “由于缺乏系统科学的授课,很多儿童对防性侵知识只是一知半解。”李一飞举例称,在问及当遭受陌生人侵害时应如何自救,很多孩子都选择大声呼喊,但实际上在密闭偏僻场所大声喊叫,很可能导致犯罪者起意杀害孩子。

  2013年9月,教育部、公安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曾联合下发《关于做好预防少年儿童遭受性侵工作的意见》,提出应通过课堂教学等形式让学生了解预防性侵犯的知识。

  对此,李一飞指出,尽快研究出台全国性的权威防性侵教材教案,填补教案空白,这也是落实四部委意见的重要举措。

  “根据我们的实践经验看,小学生是很容易接受相关防范知识,起到预防作用的。”孙雪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女童保护”项目已结合实践经验和专家论证,出台了《女童保护防性侵教育小学标准教案》。

  “希望这能为全国权威教案的出台提供帮助,也希望更多的学校、社会组织能加大防性侵教育的重视程度。”孙雪梅说。

  建议建立公共监护制度

  除了加强教育,与会代表专家们一致认为,制度建设也是保护儿童免受侵害的重要一环。

  据《报告》统计,在2014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例中,实施侵害的教师有68人,约占犯罪总人数的32%。

  对此,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呼吁,在加强对教师群体教育的同时,也应建立多重监督体系,从国家层面到学校均要加大对教师的监督。

  “学校在发现类似教师性侵案件时,应选择法律途径解决。”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坦言,当前有些学校出于学生隐私、学校名誉等考虑,对教师性侵案件私下了事,但这是对犯罪的纵容,不利于惩治犯罪。

  张雪梅也强调,对于儿童保护,各方都应提高意识,共同打击。

  她指出,2006年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后,一些省市规定了“发现性侵儿童情形强制报告义务”,但由于没有上升到国家法律层面,缺少强制性,实际执行并不理想,“应通过顶层制度建设,建全法律来明确每个社会成员和单位的监督举报义务,并追究明知不报的责任”。

  当前很多国家都已对性侵犯罪者建立记录姓名、照片的黑名单制度,朱征夫觉得国内也可效仿,对有性侵史的人,应出台强制性规定,终生不允许担任和儿童相关的工作。

  在2014年的《报告》中,朱征夫还发现了一个特点,那就是在曝光的案件中有54.08%(272起)都是在监护缺位的前提下给了施害者可乘之机。

  “这种缺位主要集中在留守儿童等弱势群体。”朱征夫建议各地妇联、街道办等组织部门,应加大对留守儿童、外来务工子女等群体的关注。“比如在其监护人不到位的空白时间段,设立多名成人专人在场管理的社区未成年人临时托管点,由社区自身、行政部门、未成年人监护人三方共同出资维护。”

  “这是我一直呼吁建立的公共监护制度。”朱征夫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今年两会他也将提出相关提案。

  朱征夫告诉记者,近年来亲生父亲、继父性侵子女的极端案件时有发生,现行法律中虽然有剥夺父母监护权的相关条款,但在如何执行上缺乏具体规定。

  2015年1月,江苏徐州一名父亲性侵10岁亲生女儿,地方民政局申请撤销了其监护人资格,民政局成为监护人。这也是我国2015年1月1日颁布实施《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以来,全国首例申请撤销监护权资格的案件。

  “这是一个好的开头。”朱征夫认为,应加强未成年人监护行政监督与司法裁判的对接机制建设,通过行政与司法的衔接,实现对监护人监护权的转移。

  朱征夫强调,政府应投资建立公共监护机构,对那些因存在性侵或经济困难等原因而无法得到监护抚养的儿童行使监护权利,同时应明确民政部门在公共监护建设中的主体地位,因为依据民法通则、未成年人保护法等规定,民政部门有代表国家履行监护的义务。

  “在坚持家庭养育的首要责任下,通过协助、监督、必要的转移监护等,用公共监护补充完善家庭监护,形成‘家庭、社会、政府’三位一体的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格局。”朱征夫提出了自己的期望。

  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

  在此次会议上,与会专家代表再次提到了一个历年全国两会都会被提及的“老问题”——废除嫖宿幼女罪。

  朱征夫、刘晓静(全国人大代表、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副院长)等两会代表、委员均表示今年将继续在两会议案、提案中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并入强奸罪”。

  据张雪梅介绍,嫖宿幼女罪是指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行为,在1997年刑法修订后被列为单独的刑法罪名。

  “其本意是为了保护未成年女童,但在实际中却出现了漏洞。”张雪梅指出,一方面该罪名与强奸罪相比刑罚较轻,没有死刑;同时犯罪构成要件中规定的主观故意,即当事人需明知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也易导致规避惩处。

  朱征夫补充指出,嫖宿是指以交付金钱或其他财物为代价,与卖淫幼女发生性交或者从事其他性淫乱活动的行为。“这本身就先将幼女判定为卖淫者,但实际上,未成年的幼女根本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愿,这极大损害了幼女的人格和尊严,不利于未成年人的成长,也不利于惩治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罪。”

  自2010年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首次提交“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以来,全国政协委员甄砚、朱征夫等多年来也一直关注嫖宿幼女罪的废除。

  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朱征夫也提交了废除嫖宿幼女罪的提案。他向记者透露,全国人大已给予了积极答复,支持废除嫖宿幼女罪,但法律的修订还需要周期。

  “我对这一罪名的废除充满信心。”朱征夫说。


法治周末链接:
http://www.legalweekly.cn/

和讯网转载链接:http://news.hexun.com/2015-03-04/173705204.html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新浪微博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02378号
长清校区地址:济南市长清区大学科技园紫薇路6000号
邮编:250300
文东校区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91号
邮编:25001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