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媒体威艺 > 报刊报道 > 正文

【大众日报】于希宁先生二三事

2013-03-22  编辑:李巍巍

    02年10月,于希宁先生接到为中央组织部绘制大幅红梅《铁骨丹心》的创作任务,我陪他住进南郊宾馆。他从创作的构思、草图的设计到正稿的落墨及完成,只用了六天的时间,梅花不畏严寒、铁骨铮铮的气节,不屈不挠的意志品格,跃然纸上,其情其境,令人震撼。画作完成后,于希宁让我捎去一筒温州皮纸,他想画一个宋梅长卷。此作纯以水墨完成,高50公分,长14米,一株老梅横空出世。于希宁每天画完后都会将画摆放在走廊里审视和修改,因为只有在走廊里才能看清画卷的全貌。每当我看到他一手拄着手杖,一手握着画笔,弯曲着身子在聚精会神地修改和调整画面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动。画卷的题款,于希宁题写了《超威邓尉探梅述怀》,全诗655字,是于希宁题画诗当中最长的诗跋,从中可以感受到于希宁生命的感动和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情怀。
  2003年春暖花开时节,我陪于希宁到南郊宾馆看牡丹、看藤萝。南郊是于希宁经常居住和创作的地方,有许多大画都是在那里完成的,留下了太多的记忆和感动,每次去都期望能唤起一些美好的记忆来。我们先看了悬挂于俱乐部的藤萝巨制《春满乾坤》(247cmⅹ861cm)。看完画后又到院里看藤萝花,满架藤花簇聚,紫英点点。返回家后,于希宁便创作了《黄威古藤赋》。一天下午,我到于希宁家去,进门后就见到了还摆在地上的八尺条幅《黄威古藤赋》,画面上只有蔓篆之枝干和单纯的色点,既无枝叶,又无花轴,完全不是他以前画藤萝的样式。我便问画完了吗,先生说画完了,我不知怎么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这幅画的题款中,有两句“天公乱织锦,仙女胡挑弦”,可谓道出了乱中求治的艺术规律的辩证法,是于希宁毕生艺术实践的深刻领悟和总结。
  2003年,于希宁的身体状况比较好,我经常接他到学校来。他说经常地走动能保持心智的年轻和思维的不僵化,他的不少作品也取自校园漫步之偶得。我家墙角之花几上摆放着一只原木树桩大笔筒,于希宁发现后审视良久,缓步到画室展纸,浓墨渴笔皴擦点染,一幅八尺大横匹宋梅遗植呈现在眼前。在这里,笔筒变为了梅之老干,苍厚古拙又不失空灵,主枝横出,气象雄奇。艺术创作中的迁想妙得,实则是一种移花接木手段,是一种美的形式的发现与借用,我将此话说给他听,他笑了,笑得那么灿烂。
     (作者为于希宁先生的家属和学生)

大众日报链接:http://paper.dzwww.com/dzrb/content/20130315/Articel14-15008MT.htm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新浪微博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02378号
长清校区地址:济南市长清区大学科技园紫薇路6000号
邮编:250300
文东校区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91号
邮编:25001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